曉映名人坊
  人物名片
  他是當今世界最著名的工業設計師,被譽為“21世紀的達芬奇”。他的作品上至美國航天飛機、日本新幹線列車、寶馬、奔馳、法拉利等“高大上”產品,下至座椅、圓珠筆、餐具等生活性用品。即將於2015年舉辦的意大利米蘭世博會,將在醒目位置併列展示達芬奇和克拉尼的形象。
  凡是見過路易吉·克拉尼的人都會驚嘆於他的激情。一躍登上舞臺,率性地把揭幕紅綢圍在脖子上。接受採訪時,手舞足蹈。說到興起,孩子氣似的玩起了口技;說到激動處,更會把桌子敲得砰砰響。很難想象,這已是86歲高齡的耄耋老人。昨天下午,江南克拉尼設計院正式落戶常州科教城,本報記者專訪了這位設計界怪才。
  90%的自然,10%的克拉尼
  克拉尼被稱為距離上帝智慧最近的設計師,源於他的設計思想是“90%的自然,10%的克拉尼”。“我的靈感源於自然,它總是給我能量和答案。但我從未真正弄懂自然,因為它總是比我所設計和創造的要高明得多。”
  師法自然,克拉尼為美國航天局設計的飛機如同鷹隼搏擊長空,葉片的造型飄逸靈動;他仿蟻巢設計的Rotor House,房間長寬都只有6米,廁所、廚房、卧室設計成膠囊的樣子,可以靈活轉化,在完全不影響起居的前提下,居然還留出了剩餘的空間;他設計的Any Fix手機萬能充電器,參考了甲蟲的樣子,有觸角有眼睛,能為世界所有型號的手機充電……大自然的智慧賦予了克拉尼的設計以力量。“設計飛機我就看鳥怎麼飛行,設計輪船我就看魚怎麼游泳,大自然給了我思考的方向,它是我最好的老師”。他自稱是“自然的翻譯者”,“我所做的無非是模仿自然界向我們揭示的種種真實,自然界就是一個完美的設計師,創造了世界上最美麗的形態。”
  與自然融合,人性化最重要。當攝影記者拿出相機時,他指著相機興奮地對大家說:“這是我設計的,T90!”佳能相機那個著名的手持式彎把就是他的設計,以便拍攝者進行最佳的操作。“從T90以後,佳能相機都走這個路線,帶動銷售攀升至世界第一。”他參與設計的雅典殘奧會火炬德國部分,讓手握火炬的殘疾人感覺火炬的手柄好像長在自己的手上一樣。
  在清華大學授予克拉尼名譽教授的活動上,著名畫家吳冠中和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楊振寧坐在克拉尼兩邊。楊振寧感嘆道,我們三個人,一個人代表藝術,一個人代表技術,而克拉尼正是代表兩者的結合。克拉尼爽朗地大笑說,藝術、技術和自然,是他設計中不可或缺的要素,這也應該成為設計的方向和趨勢。他要求自己的作品最大限度地結合大自然,並親身體驗是否適合人的需求。“現在很多年輕設計師過度依賴於電腦,我還保持著手工繪圖、手工打磨模型的習慣。”
  我的世界是圓的
  當記者問他為何格外鐘愛“蛋”、“圓形”,克拉尼開心地模仿起了雞叫。他說,這和他的教育背景有關係。早年他曾在柏林的藝術應用大學學習雕塑和油畫,後到巴黎索邦大學攻讀空氣動力學。這樣的學養使得他試圖跳出功能主義圈子,希望通過更自由的造型來增加藝術性、趣味性。在克拉尼看來,宇宙之中無直線。地球是圓的,所有的星際物體都是圓的,而且在圓形或橢圓形的軌道上運動,甚至連人類自身也是從圓形的物種細胞中繁衍出來的。“我追隨伽利略的信條:我的世界是圓的。”克拉尼還反問記者,你們中國人講究天圓地方,有很多弧線、拱門的設計,我們為什麼要加入把一切都變得有棱有角的行列呢?
  參觀他的設計作品,大部分表現出強烈的造型意識,圓、弧形線條無處不在。現場展示的一款貨車,與市面上方方正正的大卡車不一樣,駕駛艙如同螺旋槳高居車頭。這款樣子獨特的卡車速度超群,節油達50%。同樣理念設計的一款汽車,曾5次打破世界紀錄,時速高達551公里,特別適合在美國、中國這樣幅員遼闊的地方長距離駕駛;他設計的限量版鋼琴,滲透入跑車流線型的設計概念,把琴身、鋼腳、椅子等不同組件融為一個圓弧,極具線條美。不過,克拉尼造型誇張的設計也飽受爭議,被認為是離經叛道,不能大批量地投入生產。對此,克拉尼並不遺憾:“設計師是在設計未來,這些想法會慢慢實現。時間會證明一切。”
  中國哲學的創意激情
  克拉尼對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、中國哲學十分著迷。在設計院的進門大廳有一張醒目的海報,上面的他身著白色太極服盤坐在地。他說,中國的八卦、天人合一等自然哲學是偉大的設計思想,中國的傳統文化里有很多天才的設計理念。我常常在想,為什麼中國的屋檐是曲線的?門庭是有弧度的?遠古時候中國人就發現了這個很重要的設計原理,體現了中國智慧。現在中國的城市設計採用了太多國外的洋設計,其實挖掘好中國的傳統文化,將改變千城一面的現狀。
  上海崇明島生態科技城是他對於中國設計哲學的嘗試。“從上往下看,這座城市如同一個橫卧的女性。舒展的四肢是四通八達的交通樞紐,左手的位置是機場,右手是海港,雙腳是傳媒及信息中心,頭顱是行政管理機構所在地,心臟則是能源生產基地。人體器官及其生理功能與建築群的社會功能一一對應,暗合天人合一的中國傳統思想。”
  點燃中國哲學的創意激情,這位老人激情滿懷:“歐洲的文字只有26個字母,中國卻有成千上萬,中國人的大腦能記得下如此複雜的信息,創意的空間很大。”他坦言,中國經濟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但過去50年模仿卻成為設計主流。實際上,中國的傳統本身就蘊含著偉大的設計理念。克拉尼常州設計院的目標就是提高中國設計水平10釐米,讓常州成為中國設計的“地震中心”趕超日本。“現在,是中國人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回歸主流的時代了,我的作用就是點燃中國人創新的烈火。”本報記者 蔡 煒 王曉映  (原標題:中國哲學蘊含偉大的設計思想)
創作者介紹

studio

zttvpdpggxaf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